按Enter到主內容區
:::

誠正中學中文網

:::

[1070721新新聞]桀驁不馴的非行少年 折服於溫柔之力

  • 發布日期:
  • 最後更新日期:108-7-14
  • 資料點閱次數:549

新新聞》
桀驁不馴的非行少年,折服於溫柔之力

 

新新聞陳淑貞 2018-07-21 18:00


逆風×顯影×進行式

「十六到十八歲是身體變化最快的階段,但他們對自己的形象、面容卻非常陌生,這一段在校歲月,對他們來說,自己有如人間蒸發,彷彿不曾存在,青春完全空白……。」今年二十五歲的盧德真,在收容被判感化教育少年的新竹誠正中學服替代役十個月,但他退伍後卻花超過一倍的時間往返服役地點,為三十位「非行少年」留下影像紀錄。

無臉歲月裡的面容

基於安全考量,誠正中學沒有鏡子,少年們只能從鐵盒、鐵箱或水杯的反光看見自己的模樣。為了保護曾犯錯的少年,只要離校,校方就會塗銷人名、照片,這段歲月的悲歡只能深埋在記憶裡。

盧德真服役時負責拍攝入校名籍照,鏡頭裡的初收少年臉色陰鬱,離校時卻堆滿笑意。某次他拍攝競賽短片時,少年們要求他重拍了八次,深感他們很在乎形象,因此籌畫「藝術維新計畫」,關注少年個人身體形象的〈身體肖像〉,以及由少年自行掌鏡的〈底片日記〉,想為他們留下青春記憶。

退伍前一周,這項計畫獲得校方同意,他與訓育組長江仲敏在心理諮商室一隅布置很「兩光」的攝影棚。〈身體肖像〉計畫拍攝前與少年展開長時間對話,讓他們找回記憶,掙脫被監視、禁錮的戒備心。

以往少年出現鏡頭前,就會被馬賽克成「無臉歲月」,盧德真透過光影及不同角度,力求拍出少年完整的樣貌。有個少年在拍攝前一晚失眠,他告訴盧德真令人鼻酸的原因:「我從幼稚園畢業後,再也沒有拍過照……」

〈底片日記〉則是給少年一台裝著三十六張底片的相機,用一周時間拍下校園生活。盧德真說,校內隨處都有監視器全天候監控,少年透過相機可以顛覆空間中「上對下」的權力關係,用鏡頭呈現他們眼中的校園,進而奪回話語權。

第一位少年從鐵窗內拍攝校園。盧德真以為重點是高牆、刺網,但少年在照片後寫下:「這是我們每天早上開封的場景,也記錄了春天這個季節。」他看到的是小葉欖仁初生嫩芽。有個學生遇到母親節懇親日,被阿公帶大的他卻留下一張只有兩隻手的照片,那是少年握著阿公滿是老人斑和皺紋的手。這些充滿人味的攝影作品將集成一本圖文書,趕著送給班上第一位要在九月離校的「畢業生」。

台灣好基金會去年展開「逆風計畫」,將藝術引進誠正中學的高牆內,盧德真的鏡頭也記錄學生參加的藝術活動。「計畫開始的前三個月,學生眼神飄忽渙散、出拳無力、馬步站不穩、身體晃來晃去,模樣很調皮;但半年後的成果分享會上,他們站上舞台就像雲門舞者!」台灣好基金會執行長李應平語氣帶著讚嘆和欣慰。

「從事藝文工作的社會責任!」

李應平認為,任誰在賀爾蒙年代,都有在懸崖邊跳舞的可能,運氣好安然度過,運氣不好就跌落。進入矯正機關的少年習得一技在身是好事,但若能學會靜心思考、緩和衝動避免犯錯,才是一生受用的技能,而「藝術有機會在這中間扮演角色。」李應平說,矯正署、教育部及校方都很認同「逆風計畫」。其實誠正中學對於藝術入校並不陌生,前幾年優人神鼓即曾帶著誠正少年們「擊鼓靜心」。

逆風×顯影×進行式

李應平與雲門教室執行長溫慧玟聯絡,「這是應該的,是從事藝文工作的社會責任!」溫一口就答應。李接著詢問差事劇團團長鍾喬,才知差事劇團早在前一年就在誠正開辦戲劇工作坊,他們也馬上加入「逆風計畫」。這個計畫以入學新生組成的班級為主體,一班三十個孩子裡,一半參與舞蹈(雲門),一半參加戲劇(差事),怎麼分組尊重個人意願。

雲門透過肢體律動及武術探索身體的可能性,每堂課下來地板上滿是汗水,但少年們從嚷著好累到專注投入,為了克服高難度的動作而開始運動,甚至買《囚徒健身》當教科書。

戲劇組與舞蹈組各自練習,多少帶點較勁的味道。但戲劇組觀摩舞蹈組練習,發現同學們克服各種困難動作,競爭的心消失了,主動幫他們求情,希望舞蹈組也能像他們一樣來場演出。

溫柔的力量感化少年

盧德真說,雲門每次上完課後,師生都會來次擁抱,剛開始少年們很不自在,後來則是抱完後又排隊再抱一次。訓育組長江仲敏則說,有個孩子來校一年多都沒人探望,雲門老師知道後,特地在某次懇親會上當了他兩個小時的「臨時媽媽」。去年底雲門分享會結束,大家手牽手圍坐成一圈,盧德真在少年彼此交流的眼神裡讀到「自信」,也讀到了表演完畢課程就得結束的「不捨」。為了尊嚴,少年們沒有流下眼淚,但這圓圈圍坐了整整三十分鐘仍不願散去。

至於差事劇團則引導戲劇組少年完成〈山中樂園〉的劇本並演出。這齣戲描述一個少年和酒醉父親爭吵後離家,在山中迷路遇見亡靈;其實這些亡靈的背後是每一個非行少年投射的自身故事。專注演出這些角色,少年們易地而處開始思考家人、朋友的感受。

不少家長、教育部、法務部官員及法官應邀觀看這兩場演出,看完後都很感動。鍾喬說:「演出後校方安排懇親時間,讓少年和家長見面聊天,開心和感動的淚水溢滿大禮堂。有些家長因故無法前來,其他家長就邀請他們一起吃點心、聊天,分享家庭的團聚與歡敘。」

「一般矯正機關偏向相信紀律,不相信溫柔的力量。」在誠正中學任教二十年的江仲敏,全力支持盧德真的拍攝計畫。二○一○年,江仲敏與廣達文教基金會合作以梵谷為主題的藝文活動,請美術老師引導少年完成「自畫像」,沒想到清一色大光頭的少年,不少人卻把自己畫成頭髮茂密的模樣。

高牆裡的青春影像

時隔五年後,江仲敏帶著這批畫作參加華山舉辦的「不太乖教育節」,展題為「嗨!好久不見!」,他說,誠正的孩子來來去去,「在高牆裡的生活留下什麼?盧德真的拍攝計畫,讓三十名學生保留了青春影像,也讓他們知道自己被愛著和關懷著。」

這些影像紀錄此刻正在中山地下書街展出,希望與大眾靜默對話。少年終究會重返社會,社會能否敞開友好的臂膀接納他們?盧德真相信,藝術進入矯正體系的「顯影」,在少年重返社會後的五年、十年後將更加清晰。

展覽資訊:2018年逆風×顯影×進行式

展出時間:107年7月12日至7月30日

地點:誠品R79中山地下書街捷運第二廣場

 本篇新聞連結

 

回頁首